mg老虎机 > 数据图表 > 835全讯网·诺奖得主称中国GDP被严重低估,北大教授回应

835全讯网·诺奖得主称中国GDP被严重低估,北大教授回应

2020-01-10 15:37:04|阅读量:3906

835全讯网·诺奖得主称中国GDP被严重低估,北大教授回应

835全讯网,► 采访 观察者网 戴苏越

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2019年10月20日至22日在浙江乌镇召开,本次大会的议程包括了全体大会、全方位覆盖各领域的高层论坛和世界互联网领先成果发布会等内容。在发布会上,华为公司的“鲲鹏920”、百度公司的“飞桨”、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的“polardb”等互联网科技新成果引发关注,全世界众多互联网新技术巨头都在发布会上展示了自己最前沿的研发成果,为世界勾勒出互联网未来发展的蓝图。

对此,观察者网采访了应邀参加本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曹和平,邀请他介绍自己的大会观感、未来的互联网业态趋势和由此衍生出的国家经济指标统计的改革问题。

观察者网:曹老师,您好!最近您出席了在乌镇举办的2019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已经举办到第六届了,您这次参会的总体印象是什么,您觉得有哪些值得我们特别关注的亮点?

曹和平:首先,是我对于乌镇的感受,今年乌镇互联网大会已经到了第六届,乌镇已经形成了相当的品牌吸引力,如果这样的势头继续保持,乌镇有望成为世界上另一个“达沃斯”。我们知道,达沃斯论坛就是这样一个被创造出来的品牌,达沃斯经济论坛契合了时代的需要,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到了第十四届时我们看到达沃斯已经成为了一个“世界名村”,而乌镇从一个传统古镇旅游品牌,发展到今天在世界互联网业界甚至是其他领域都举足轻重的地方——“全球顶尖的互联网国际交流会展地、世界一流的互联网产业集聚地、赋能未来的互联网创新策源地、示范引领的互联网治理先行地”——乌镇也可以成为一个“世界名镇”,这种传统和现代的结合可以成为一种发展模式的“中国典范”。

另一个亮点是今年的“互联网领先成果发布”含金量大大提高了,除了华为的“鲲鹏920”,还有百度的“飞桨”也是我认为非常令人惊喜的。百度原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发生了比较大的战略偏差,几乎把搜索领域的领地都拱手让给了《今日头条》,而现在它发布的这个“飞桨”深度学习,我认为未来是很有前景的。

过去造电脑,核心是芯片,现在造机器人,核心技术是深度学习,芯片与深度学习是不一样的,芯片是在人的带动下放大人的智力(运算速度和准确性、存储容量、工作的可持续性),而深度学习是“自学习”,不仅是把芯片的功能集成进来,而且拥有芯片原来不具备的自己调整、自己成长、自己学习的能力,就像一个孩子,经历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最后可以凭借自己独当一面,而机器人的深度学习所需要的时间比小孩子要短得多。这样就产生了一种“第三只眼睛的智慧”,以往我们觉得拥有眼睛的只有地球上的这70亿人,在深度学习的技术支持下,我们可以通过七八个、十几个芯片合起来,再加上机械装置或者说生命材料的装置,就会出现人之外和人不一样的智慧——这听起来有一点可怕,但同时是一种激动人心的“可怕”。

第三点是存储芯片的变化。过去我们的电脑存储用ram,后来用硬盘来存储,但是我们看人类的大脑并没有像过去的电脑一样专门有一块只用于存储,这次互联网大会阿里发布的“polardb”,可以实现机器在存储中运算、在运算中存储,这就使能量消耗减少、时延大大降低,这就使得未来会诞生很多“观音现象”——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总而言之,这次互联网大会上发布的新技术以及代表性的奖项,都显示出技术的进步即将突破一个“门槛”,一个新时代即将到来了。如果这个时候还在纠结于“计算机能否代替人”这种和18世纪“机器会不会让工人失业”似的问题,那思维就太老旧了。这次的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发布的15项成果一一梳理下去,我们就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智慧时代已经到来了。

观察者网:您曾经总结过,互联网经济基于不同时代的技术有过五代不同的运营平台,今年,5g时代已经在我们的身边悄然来到了,您认为5g时代将会为下一代的互联网商业平台描绘怎样的图景?

曹和平:首先,我们应该明确5g和五代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关系。1g时代只是解决了移动通讯的问题,通俗点说就是只是甩掉了电话后面的那根“尾巴”。2g解决的是通信问题,不光有语音,还有短信这样的文字信息的传输。3g是“流量”,解决了大规模使用信息的问题,到了4g就进入初级智能的领域,而5g是一种“行为通量”。

如何解释这个“行为通量”?以往,我们看到的视频是类似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媒体传到网上的,但是网络并没有这样的条件让每一个人都制作几个g的视频传到网上,因为如果这样,信息的高速公路就会堵塞。所以“行为通量”就是我们的通讯基础设施让每一个人都变成媒体的自发源泉,成为真正的“自媒体”。

以上从1g到5g是互联网基础设施类的五代演进,那么基于基础设施的五代划分还有经济学上的“五代”,就是我之前说的“通用信息门户—搜索引擎—超级电商—俱乐部电商”这四代互联网业态的演进,再加上第五代互联网平台“local public goods”也就是由电商提供的公共产品。

以往的社会公共产品都是由政府等公共机构提供的,而前两年非常火的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是基于第五代互联网平台的互联网经济对于公共服务的补充。但是,这类共享经济并非互联网公共产品的全部,真正的公共产品是网络上提供的无形服务,但是在这其中政府等公共机构对它的监管往往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和成本。

智慧时代到来之后的第六代互联网平台,是数字智慧平台,如果用形象的比喻来形容,就好比是盗火的普罗米修斯。这次智慧时代的到来和第六代智慧商务平台也会像奥林匹斯山的众神故事一样以“悲喜剧”的方式出现。

技术的高度发达会使人类进入一个“人神共在”的时代——技术让人类过上前代人想象中那种“神仙一样的日子”,但是我们不要忘了,“神仙打架”带来的伤害也会比大象打架给蚂蚁造成的伤害大得多。

我们热情地拥抱智慧时代,但同时也应保持警惕、未雨绸缪,充分认识到技术的发展,特别是我刚才提到的“第三只眼睛”和“云计算”的广泛应用对于基础科学可能带来的深刻变革,它将打破人对于自身的固有认识,也会打破很多长久以来的禁忌。这不仅会是一场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思想的革命,广义上说将会是一种“文明的革命”。我们学术界应该用文明的逻辑对这样一个新时代作为科学的对象进行研究。

观察者网:我们注意到,在这次互联网大会上,“罗汉堂”的一群经济学者围绕中国的gdp展开讨论,其中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宾塞在内的经济学家认为,当前数字经济所产生的很多社会价值没有被计入gdp,因而导致中国的经济被严重低估,内对此怎么看?

曹和平:我觉得他说得太好了,这也是我这5、6年一直在研究和呼吁的事,要改变我们的统计栏目。

你会发现,过去在去产能的时候,6643万吨的炼钢炉给炸掉,炸掉的同时你会发现,线上的第三产业在迅猛的发展。比如,菜鸟物流让人们的生活更方便、更舒服了,可是另一方面你也会发现实体商店关门了,按照原来的标准来统计经济,这一部分的经济就“没了”,可是人民的日子比原来去店里面买东西还方便,可是gdp就这么没了。

所以,如果现在不改革gdp,就会导致一个灾难性的后果。所以斯宾塞说的很有道理,新的互联网经济模式没有统计出来,库兹涅茨以后这一批国民核算经济学家创新的gdp统计方法,经过了七八十年的运算以后,今天到了需要出现革命性变革的时代了。如果不变革,对于国民经济统计会是一个大灾难。

现有的统计方法不能准确地反映经济的实际情况,比如说测量河流的流量一样,河流会有枯水期和汛期,在3月和7月,两者的流量相差特别大,如果老放在一个点上取水,统计的结果肯定会出现错误。我们的统计局今天依然墨守成规,我认为这是不大应该的。这就是我从三五年前就呼吁修改统计栏目的原因,希望借着这次大会提出的话题,能够在国际国内形成这样的共识,确实是因为现在互联网经济这样一个崛起的程度,再用这种几十年前可能还没有互联网经济时代的统计方式,是没有办法准确反应经济运行状况的。

所以你就会发现gdp变成5%,大家都说要崩溃了,但是现实中的日子过得更好,你躺在家里面把饭就吃了,你过去三五天就要逛了一下银行,你现在一年都去不了一次银行了——对于gdp的这一改革要赶紧,不仅是研究上,更是操作意义上,因为现在的问题已经非常现实。

责编|徐蕾

审核|隆洋

mg老虎机

上一篇: 伦敦示威现场,儿子:我们为什么要来?爸:因为邻居叫着一起来啊...

下一篇: 三只松鼠三季报尴尬:营收大涨53% 净利为何暴跌51%